您当前位置:主页 > 洞察会议 >学员称遭掴踢打骂‧揭训练官粗暴培训 >
学员称遭掴踢打骂‧揭训练官粗暴培训
洞察会议

学员称遭掴踢打骂‧揭训练官粗暴培训

粉丝数:618+
浏览量:6346欢迎浏览本网站的精品文章
时间:2020-07-03 10:35:32
学员称遭掴踢打骂‧揭训练官粗暴培训(柔佛‧新山3日讯)在34名触犯纪律问题的国中生申诉参加监狱激励营饱受虐打剃头事件发生前,另有一间国中的98名学生也参加过有关激励营。他们声称,虽然他们没有被剃头,但同样遭受监狱训练官粗暴的培训手法。其中一名学生投诉说他接受检查时被训练官踢脚部,另有学生则指训练官打人、踢人、骂粗话、不给学生喝水,态度恶劣。来自新山百万镇第二国中的这批学生是于去年2月26日至28日参加一项名为“自由代价”的训练营,活动宣传册子注明举办地点在居銮监狱。参与的98名各族学生包括54名男生和44名女生,当中30%是在老师指示下必须参加的问题学生,其他学生则是在校方开放活动后报名参加。逾10家长投诉结果激励营结束后,学生满腹苦水,其中逾10名家长向校方投诉,家教协会也在两週内製作一份问卷,调查参与学生对激励营的意见。新山百万镇第二国中家教协会主席叶树林週三与马华新山区团团长柯松达联合召开记者会,述说他们对监狱激励营的看法,以及提供有关的问卷资料。叶树林不赞成学生露面出席记者会,因此记者会上没有学生现身表达立场。家协收回的25份问卷皆趋向反弹回应,学生投诉被打头部、掌掴、揍腹部、辱骂、在地上打滚等,并且一面倒表明不想再参加这样的激励营。一些家长在问卷回应里表达不满,指校方事前应清楚说明训练方式,毕竟孩子只是学生而非囚犯,不应该动手或粗口骂人。由于担心孩子受伤,有些家长传达不愿意孩子再参加类似激励营的心声。另有家长指激励营没有提供足够食物和食水,导致孩子生病,在进行训练活动时受伤,认为事态严重,希望校方改进。一些家长受询时指出,当初他们答应孩子参加激励营,不料孩子面对如此极端的训练活动,感觉受骗之余也认为不合理的训练方式并不会让青少年建立积极思想。监狱不适办激励营柯松达认为,要举办学生激励营,仍有其他更理想的地点,并非一定要选择在监狱。“况且对学生来说,监狱也不是一个适当的场所。”他也希望柔佛州教育局和居銮监狱局即刻停办监狱激励营,以免再有学生受影响,产生不满情绪。他指出,监狱训练官对学生採取的训练执行方式存在许多问题,既不合时宜也不合理,必须加以改正。学生首天就想“逃狱”一名参加激励营的15岁学生的姐姐林小姐说,弟弟在营会面对的问题不像先前揭发事件的34名学生般严重,但是弟弟每晚都很迟睡,教官又兇。弟弟参加完营会回到家,整个人感觉非常疲累。“我弟弟的马来语不好,事前不知道到监狱,还以为是去兵营,想不到训练这幺辛苦,全部学生第一天就受不了,每个都想逃出监狱,但逃不出去。”她认为学生激励营应採用适当方法,指导学生过规律生活,而非让学生受辱,这一点令她感到不满。“我唯一庆幸的是,弟弟并没有受伤,平安回家。”家长:以为儿去参观学生家长沈女士说,训练官要求学生烈日下在地上打滚,并以不礼貌的举止对待学生,她不觉得这样的训练,学生会有所受惠。“我以为儿子是去参观,结果面对严格又不合理的训练。儿子回来后,手都红肿了。虽然他没说甚幺,但我看得出他很不开心。”她说,儿子(14岁)经此事后,不想再参加学校的活动,她只好鼓励儿子,若有适当的活动就该去参加,不应该放弃。另一名家长颜女士的儿子(15岁)因身体健康不好,当初她不想让儿子参加激励营,但儿子执意要去,她唯有答应,同时联络老师帮忙照顾,避免儿子做激烈动作。“我想儿子去体会生活训练也好,结果他在营会被当成犯人般对待,回来后手脚受伤红肿瘀青。”她认为,学生年纪还小,监狱训练营即使要告诉学生不要犯法,也不应该用极端方法。“这样的做法可能只会适得其反,造成学生钻牛角尖。万一弄出人命,该如何是好?”待学生如犯人激励营应暂停办叶树林说,按照宣传册子所言,监狱激励营的宗旨是激发学生纯良的本性,建立爱心及发挥个人专长。他不否定激励营的宗旨是朝积极正面的方向,只是不认同训练官採取的方法。因此,他认为激励营应暂时停办,直到培训方式和训练官素质有所提昇。“参与者中有纪律问题的学生主要是逃学、旷课、不做功课、顶撞老师等,对大部份没有经验苦难的学生来说,训练官像对待犯人般的手法显然不适合学生。”他指出,监狱派出的五六名训练官员中,学生对其中一男一女教官的训练方式特别不满。“监狱激励营是希望通过团体生活让学生成长,但命令式的训练,反而令学生难以接受,且有反抗心态。”没向校方说明训练方式50岁的叶树林任职新山百万镇第二国中家协主席已3年,他坦言,监狱局事前没有向校方清楚说明训练方式内容,校方也是以鼓励和劝告的形式,让学生参加激励营。“我相信如果把激励营内容说得清清楚楚,没有人会想参加。校方也只是希望通过营会,对有纪律的问题学生起阻吓作用,以免他们再犯错。”老师在场没制止叶树林指出,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与学生分乘两辆巴士到居銮监狱时,学生面对严格训练,老师也在场,但没有插手。他说,校方将学生带到监狱后,由监狱局全权负责,师长则是监督。对于学生受虐没被制止,他认为有关老师或许因年轻而经验不足,这些都是校方需改进和关注之处。至于当时投诉的家长,叶树林说,校方与家协都有与家长会面,解释事件经过。“虽然仍有一些家长不满,但没有家长向警方报案。”他指出,参与营会的学生没有受到严重伤害,他也有3名孩子参加,孩子回来后没有太大的负面反应。‧2011.08.03

相关推荐